华生,1953年生。1986年被评为首批“国家级有突出贡献的专家”。现任中国侨商联合会常务副会长;北京市侨联副主席;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东南大学人文社会科学资深教授;东南大学国家发展与政策研究院院长;东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名誉院长;武汉大学董辅礽经济社会发展研究院教授;学术委员会主任;国务院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

华生教授是影响我国经济改革进程的三项重要变革(价格双轨制、国资体制、股权分置改革)的主要提出和推动者之一。1984年9月在首届全国中青年经济工作会议上,他因与同伴提出价格双轨制改革思路并被国务院采纳成名。1985年中,以华生为首的研究团队创造性地提出设立国有资产管理总局,建立国资管理体系,竞聘企业经理人,实行资产经营责任制的改革方案,在向国务院专题汇报后,在全国组织了试点,推动了1988年我国第一个国有资产管理局的成立。1998年2月,华生首次提出A股含权和股权分置改革问题,认为中国股市需要尽早纠正制度缺陷,重新界定产权,用赎买流通权的办法让非流通股恢复流通。2005年,中央决策启动股权分置改革并取得成功。他多次在股市的顶部或底部发出市场转折的信号,被广泛认为是对中国证券市场最有影响的经济学家之一。

      2008年,华生教授和他长期的合作的同伴为纪念改革开放30年再次发表长文,认为中国下一个30年的制度变革已经从经济改革逐步转变到社会改革和政治改革。实施农民工市民化的国家行动计划成为从经济改革转到社会改革的中心环节。

华生曾获孙冶方经济学奖,中央国家机关优秀论文一等奖,2011年获中国经济理论创新奖。近年来出版了《中国改革:做对的和没做的》、《中国股市假问题与真问题》、《城市化转型与土地陷阱》等专著。

在2016年著名的“宝万之争”后,华生发布“万言书”,连载发表“我为什么不支持大股东意见”,后出版“万科模式:控制权之争与公司治理”。这本书详细的给我们讲述了万科之争的前因后果,对国企改革和上市公司治理发表独到见解和建议,并将中国内地与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公司治理情况做了对比分析,提出了改进中国上市公司治理与证券市场规范的制度设计建议。争论的核心最终归结到公司治理结构和资本市场规范的制度建设问题

   2020年,在新冠肺炎在全球肆虐的危机时刻,华生在自己的微博上,连载了关于抗疫防疫的系列文章,文章坚持以逻辑为向导,以法规为准绳,以事实为依据,复盘这场极其艰苦悲壮,而又顽强卓绝的现代中国,疫情防控战争的全过程。